批判性,少女心,杂食类

撕来撕去也不闲累得慌,讨厌的人会一直讨厌的,不会因为你去灭掉了ta具体指出的东西就不讨厌了,这种小道理怎么到现在都不懂呢
(tq=女性用hp了)

六月和姐姐去的香港

六六六六六维:

【于无声处见万马】

颇为贴合霍比特人的一曲。

非常安静的一首史诗类苏格兰风曲子。戴上耳机,适当调大音量

我站在山丘之上,背影被夕阳拉长,红色的披风被风扬起,长剑闪耀着刺眼的光芒,一身风尘仆仆。英雄无言走向夕阳,留下被世人传颂的史诗。

我不过一个人罢了。

一切都已经结束,我们的旅程,我们的战争。战马已不再嘶鸣,挽歌也已奏罢。吟游诗人记录完,唱着古语踏上旅程。

我独站在山丘上,看着千万年不变的领土。不再有人陪伴我行于树林,看落下的叶花。只是我一个人,回忆着我们的笑语,战场上的沸腾,戎马的过去。

我还是一个人。

坚硬线,柔软线,逃逸线


逃逸线完全脱离质量线,由破裂到断裂,主体则在难以控制的流变多样中成为碎片,这也是我们的解放之线,只有在这条线上我们才会感觉到自由感觉到人生,但也是最危险之线,因为他们最真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千座高原》
坚硬线:指质量线,透过二元对立所建构的常态,比方说...

Farewell

      直到现在,我才完全消化了这个消息。 

      星期五(15号)正在上历史自习,前桌突然转过来对我说了句“斯内普死了,你知道吗?”因为在上课,我一时没听清,她连着说了几遍,我才反应过来。第一反应是,怎么可能,前段时间不是还好好的?绝对是假消息。但前桌也是hp的迷妹,按照平常来说不会随便乱说,于是我问她是怎么知道的。然后她把手机摆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  向老师请假说去上厕所,在楼梯拐角处自己又用手机反复搜索了好几遍,出来的都是...

© 歪脸怪 | Powered by LOFTER